第四百二十六章 老子问心(1 / 1)

加入书签

站在八景宫中,环视八方,无与伦比的震撼感袭来。

纪仁环视一切,感应八方玄妙,刹那之间,仿佛看到了天地至理,但下一刻,恐怖的信息流涌入大脑,脑袋当即一懵,好似被人狠狠用铁锤砸了后脑一样。

蒲团上,老子见状眉头微皱,手指微动,一道灵光飞入纪仁脑海之中。

天眼之道在观。

观遍天地诸般事,三千法则尽了然。

故而修天眼者,需不断地游历,不断地观。

增长见闻,提升上限。

但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所见之物不能超过上限。

而他所创造的八景宫,哪怕只是虚影,也不是现在的纪仁所能承受得起的。

小孩子家家,什么都要看,玉鼎都没教的吗?

老子心中暗自抱怨,纪仁则浑浑噩噩,一无所知。

天眼捕捉到的信息太大,一股脑地吸收进来,虽然因为老子的保护,导致纪仁大脑没有变得痴呆,但cpu也超负荷,无法运行。

许久之后,纪仁才勉强恢复一二,但依旧迷迷糊糊,神情呆滞,好似个痴愚傻子,耳旁传来个声音,沧桑、缥缈,不可捉摸,好似来自茫茫混沌。

“何为道?”

言简意赅的三个字,却带着某种神圣的伟岸力量,如同天道之音,鸿蒙震荡,直指本心,让纪仁不得不答,更不可作伪。

不过,此刻大脑没有完全清醒的纪仁,也根本不会作伪,面对提问,他理直气壮地说道:“不知道。”

何为道?

这么高深的问题,我怎么知道?

道、法、术。

我现在连术都没有学透彻,法的边缘都没有摸索到,你问我何为道?

你这不就相当于问一個小学生高数题怎么做吗?

我怎么可能知道啊?

这提问者,不动脑子的吗?

察觉到纪仁的心声,老子神色微妙,旋即若无其事地再问道:“何为天?”

“苍穹。”

纪仁这次回应更是理所当然。

天,头顶上的东西,苍穹啊。

或者说碧落?

蒲团上,老子罕见地皱紧了眉头,满脸奇怪地看着纪仁。

苍穹。

你怎么不说天是天空呢?

不是说收徒快三年了吗?

什么是道不知道,什么是天不知道。

这玉鼎教了什么啊?

老子想了想,伸出一只手,跨越无数虚空,一巴掌打在远在大齐修炼的玉鼎真人头顶上。

毫无征兆地被人打了后脑勺,玉鼎真人整个人摔在了地上,当真是狼狈不堪。

玉鼎真人抬起头来,满脸震惊,是谁?

这凡间还有人能无声无息地偷袭他?

还不等玉鼎真人想清楚,忽然发现自己体内有一股浓郁的法力涌动,粗粗估算,少说也有千年,当下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吸收这股法力,勤奋修炼。

拍了一巴掌后,老子收回了手。

纪仁现在形同智障,而且还是个徒孙辈的,打他不太合适。

还是打玉鼎这个师父来得好。

但玉鼎现在是个凡人,这么抽他也不太好,顺手送点法力。

念头通达后,老子又看向纪仁道:“何为天道?”

“规律。日升月落,花开花谢,天地轮回,四季交替。凡天地之内,万事万物皆有规律,而万事万物之规律,客观之存在,可观可察,即为天道。故上古先民,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乃观天地运行之道,而化为己用,掌握天道,趋吉避凶。”纪仁道。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载“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

所谓道,规律也。

世间万物,鸿蒙混沌,皆有规则,而规则之集合,古不知如何称呼,便为天道。

“万物之规律,客观之存在。”

老子眉头稍稍舒展,虽然有点不太对,不像道家口吻,但本质说得倒也不错。





玉鼎眼光还行。

“何为天命?”

老子又问道。

“天道的另一种称呼,万物之规律,故制天命而用之。我辈修士参天道,遵天命,悟长生。”纪仁道。

“参天道,遵天命,悟长生。”老子面无表情,再问道,“天命归于人呢?”

“众人气运各异,有气运昌盛,洪福齐天,哪怕毫不作为,也有一番富贵,有时运不济,任凭千般努力,依旧无济于事。气运昌盛者的确可称之为天命在身。但说到底,所谓天命在身,也就是运气好。”纪仁道。

“浅薄。”

老子闻言,给出个评语。

看起来,玉鼎是真的什么都没教啊。

“对,你不肤浅。”纪仁下意识地回答道。

老子眉头微挑,神情略显微妙,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么说话了,道:“天地万族发展自有其道,然而天命有定,如朝代更替,商灭周兴,此为天数。”

“扯淡。”

纪仁不假思索道:“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天地无情,无论是尧帝还是夏桀,对天地来说并无不同。商灭周兴,是大商国力衰退,是季力、姬昌、姬发三代人共同努力,发展西周,一步步剪除大商羽翼,最后攻破朝歌。”

听着纪仁的话,老子神色平淡,倒不动怒,道:“这只是你见到的,然而事实上,因为天命注定周有八百年国运,天定了周,故而商灭周兴,故而仙人襄助大周。与季力三代人无关,无论他们是否贤良,取代大商的都会是他们。”

“不可能。天不会如此。”纪仁斩钉截铁道。

“那倘若天就是如此,天命注定,你要死呢?”老子面色陡然一变,破天荒地带着一股慑人的威压道。

“不可能,天不会,更不能。”纪仁话语依旧坚定,“大道无形,大道无情,大道无名,大道者,死物也。若道有形,有情,有名,有意志决定天地运行如何,那不过就是规则成精罢了,而当他成精的那一刻起,他便不是天道,相反他的命运在天道之内。”

大道者,万法之根本。

前世,纪仁看过不少玄幻,其中不少反派是天道、命运一类。

最后主角击败天道,超脱命运。

其中,最好笑的是,天道高高在上,拨弄命运,然后主角是天生的人皇命格,所以可以反抗上天,人定胜天,无数人震惊膜拜。

一边是天生人皇命格,一边是人定胜天。

都命格了,还人定胜天?

而且一个天道,他连自己天地内百姓的命格都控制不住,那也配叫天道?

不要拉低天道逼格好嘛。

所谓天道,那起码也要是在自己世界之内拥有一切法则的解释权的吧。

绝大多数所谓的“天道”,在纪仁看来,就是当时世界最强大的生灵,然后能监管下世界而已,对于世界的法则,诸如五行相生相克之类,没有半点篡改的权力,只能乖乖依附。

还有所谓的命运,当命运有意识地操纵众生命运的时候,那么这个所谓的“命运”也就会是众生的一员了。

“规则成精,天道有灵,则天道非天道?”老子听着纪仁的话,面上第一次露出一丝赞赏之色,“那倘若天道成精的要诛你呢?”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纪仁闻言,不假思索道。

听到这八个字,老子面上最终露出一个笑容来,不错,遵循天道,而不为天道之表象所迷惑,世人愚昧,认为生老病死是天道规律,修仙逃避生老病死,便是逆天而行,也不曾想修仙难道不是天道许可吗?

天道无情、无私,故人尊上天,倘若天道为生灵,有情有私,那自然要换一个。

黄角是没这个福分了。

不过他一个中央大仙,土相的,和共工一个水相也不吻合啊。

想到这里,老子又伸出一只手,拍在纪仁脑袋上,纪仁第二相宫之中,共工法相彻底隐藏,除他之外,哪怕天道亦不可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