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齐聚一堂(1 / 1)

加入书签

梁立南兄妹明显和甄纯更熟悉一些,他们两家平时相互走动不少,别看甄纯叛逆,学业上并未耽误,目前也是中文大学一年级在读。

三兄妹聊起了大学的事情,时不时地飚出几句英文,许纯良明显跟他们不是一个圈子,他也没打算融进去,大家都是来看爷爷的,过了节就各自回归自己的生活,一年也难得见上一面,做点表面功夫就行了。

许纯良主动去厨房帮忙,郑培安表示不用他,刚才其他人想过来帮忙都被他请出去了。

这时候梅如雪打来了电话,问许纯良在不在家,她放假回东州,刚好路过了回春堂,受人的委托给他带了点东西。

许纯良赶紧出门,看到一辆蔚来es6停在门口,梅如雪从车上下来,向他招了招手。

许纯良笑道:“梅镇长不用上班吗”

梅如雪道:“你以为我连节假日都不能休息王总知道我回东州,让我给你捎点东西。”她打开后备箱,里面东西可不少,一共三份,一份是许纯良的,一份高新华的,还有一份是赵飞扬的。

许纯良道:“他也真是,上次我回来的时候不让我带,非得麻烦梅镇长的大驾。”心中却非常高兴,认为王金武是在主动帮他创造机会。

梅如雪道:“我也搞不清楚,抓紧搬啊!”

这时候梁立南兄妹两人出来帮忙,梁立南顿时被梅如雪惊人的美貌所吸引。许纯良让他俩帮忙将东西拿进去,邀请梅如雪去家里坐坐,梅如雪道:“不了,我刚从巍山岛过来,想回去休息了。”

许长善也闻声出来看到梅如雪马上认出是前阵子视频上的女孩子,老爷子认为她就是孙子的对象,热情极了,非得请梅如雪去家里坐坐。

梅如雪叫了声许爷爷,不好拒绝老爷子的善意,答应进去喝杯茶。

只是梅如雪也没想到回春堂今天是这个场面,许纯良这么多亲戚她虽然在官场上历练有一段时间,但是见到这种场合也难免尴尬。

许长善对她的介绍就是许纯良的朋友,虽然没说是女朋友,可老爷子肯定会这么认为,许纯良的其他亲戚也是一样。

许纯良并没有介绍梅如雪的身份,只是说了一下她的名字。

梅如雪表现得体,跟大家打了声招呼,向许纯良道:“你们家庭聚会我就不耽误了,我先回去了。”

许长善道:“别走啊,这都要吃饭了,你回去也得吃饭,吃过饭再走。”

“不了!”

许纯良道:“就听爷爷的,吃过饭再走,我先把螃蟹送进去蒸上。”

梅如雪道:“我去吧!”她宁愿陪着许纯良过去,也不愿意一个人面对这么多人的注目,都是许纯良家里的亲戚,太尴尬了。

甄纯看到梅如雪放在一旁的手袋,两只眼睛顿时一亮,这款包是爱马仕奶昔白birk25,她特别喜欢这款包包,只是以她目前的状况还不能买。

女人对包都有天生的敏感,梁立欣也留意到了梅如雪的手袋,她知道这手袋的价格完全可以买一辆中档汽车。

甄纯等梅如雪离去,有些好奇道:“你们内地现在仿品都做得这么好了”

许家文瞪了她一眼女儿又乱说话。

梁立欣走近看了一眼:“好像是正品呢。”她没有上手,毕竟随便拿别人东西不礼貌。

甄纯不信,走过去伸手拿起梅如雪的手袋。

这时候梅如雪过来拿手机,刚好看到了,甄纯有些尴尬,笑道:“姐姐,我挺喜欢你这包包的。”

梅如雪温婉笑道:“家里人送得礼物。”

甄纯把手袋放下,许家文道:“这孩子就是没规矩。”

梅如雪笑道:“没关系的,我也喜欢手袋。”她掏出手机,把手袋递给甄纯:你接着看。”

甄纯太喜欢这配色了,拉丝

金扣,马蹄印手感柔软,绝对是正品。梁立欣道:“这款是爱马仕奶昔白birk25吧”

梅如雪点了点头。

甄纯道:“你们内地也有爱马仕专卖店”

梅如雪道:“现在有很多了,基本上一二线城市都有,甄纯,你可不要小看内地的购买力哦。”

梁立欣道:“这款包不好买吧”

梅如雪道:“也不是很难,如果你们有需要,我可以帮你们联系的,我嫂子认识申城专卖店的负责人,喜欢其他热门款也可以。”

许家安和许家文对望了一眼,通过三烟女孩的对话,她们已经意识到这个梅如雪很不简单,虽然许纯良没有介绍她的身份,可是一个手袋已经让来自梁立欣和甄纯如此羡慕,要知道她俩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





梁立欣虽然喜欢这个手袋,可是让她花二十多万去买,她还是不舍得的。

甄纯道:“香江那边便宜一点。”

许家文道:“你还在上学,别考虑这些,最配你的就是双肩包。”

众人都笑了起来,梁立南凑了上来,主动搭讪道:“梅小姐在何处高就啊”

梅如雪道:“我在基层乡镇工作。”

梁立南哪里肯信,看梅如雪的气质绝对是大家闺秀,他取出自己的一张名片递了过去,梅如雪接过看都没看就收到包里,直觉上梁立南这样的行为并不礼貌,毕竟自己是许纯良的朋友,他主动套近乎的意图太明显了。

梅如雪希望梁立南解读出自己不看他名片的意思,知难而退,可梁立南并不知趣,建议道:“咱们几个相互加个微信吧,大家都是年轻人,以后可以经常联系。”

许家安都有些尴尬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儿子这么干有点失礼了,梅如雪再出色也是许纯良的朋友。

梅如雪道:“我平时公务比较繁忙,想联系我的话,通过许纯良就行了。”她转身向后院走去,并没有给梁立南面子。

甄纯来了一句:“吃相不要太难看。”

许家文狠狠瞪了女儿一眼,梁立南臊得满脸通红,梁立欣也不同情大哥,刚才想加梅如雪微信的行为实在是太掉价了。

许纯良蹲在院子里刷螃蟹,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梅如雪道:“小院收拾得挺漂亮啊。”

许纯良道:“我爷爷闲着没事,就喜欢摆弄这院子。”

梅如雪道:“早知道我就不来了,这样很尴尬。”

许纯良道:“只要你不尴尬,尴尬得就是别人。”他把刷好的螃蟹给放蒸锅里,端起来准备送去厨房。大姑许家安过来,主动接过,让他陪梅如雪聊天。

许纯良带着梅如雪参观了一下二楼,梅如雪看到这么多的书架,感叹道:“你们家可以啊,书香门第,中医世家。”

许纯良道:“凑合吧。”

靠窗的书桌上,放着文房四宝,上面还有许纯良尚未抄完的医经,梅如雪拿起来看了看:“你写的”

许纯良笑道:“原著是李时珍。”

梅如雪道:“我是说毛笔字。”

“欢迎领导指正。”

梅如雪称赞道:“写得真好,只是眼见为实,你再写几个给我看看。”

许纯良道:“你来都来了,还送我这么多东西,脆送你一幅字吧。”他找来一张三尺宣,在上面写下一首《清平乐》。

——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梅如雪看到他鸾漂凤泊的书法,美眸生光,这厮表面的玩世不恭只是他的伪装,相处的时间越久越发现他深藏不露的内涵,单从他的这一手书法来说,水准绝不次于山湖废人何守仁。

梅如雪将许纯良送给自己的这幅字收好,轻声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东州市政府已经

对长兴当年签署的协议表示关切,县领导非常重视,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产权转让不会出现变故。”

“谢谢啊!”

梅如雪道:“你不用谢我,应该是你们赵院通过市里施加了压力,原来他父亲是军分区的老首长。”

许纯良虽然知道赵飞扬是出身军人家庭,但是对他父亲具体的职务并不了解,也没想过去了解。

梅如雪望着墙上挂着的拓片有些好奇,她毕竟不是历史专业,认出了几个字,向许纯良求教道:“这是甲骨文吧”

许纯良点了点头,把爷爷当年从龙骨上发现甲骨文的事情说了。

梅如雪听说那批龙骨最后被毁的遭遇,也深感遗憾。

此时梁立欣过来喊他们吃饭。

许家已经很久没这么热闹了,许长善非常高兴,给每个年轻人都发了一个红包,实打实的红包,梅如雪也有一份。

梅如雪觉得不合适,许纯良示意她收下,如果不想要回头偷偷还给自己就是,没必要当着爷爷的面拒绝,就当帮自己多赚份收入,梅如雪悄悄用目光鄙视了他一下。

梁立南因为刚才碰了个软钉子,现在明显收敛了许多,只是吃饭的时候仍然偷偷看梅如雪,没想到东州这座三线城市会有如此优秀的女孩子,就算在申城这座国际都市也未遇到过这样出类拔萃的美女,从种种表现判断,表弟许纯良和梅如雪应当不是男女朋友关系。

求订阅,求月票!

105105606l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