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时之虫(1 / 1)

加入书签




同一时刻,在白墨的左手手背,开始缓缓浮现出了一个虚影。
虚影呈椭圆形,上面还有无数纷繁复杂的纹路,只不过这些纹路都还极为模糊。
从轮廓上看,有那么一点点像……一只蝉?
这是白墨为了应对时间维度攻击想出来的一个防御之法。
来自更高境界的攻击,可以进行时维溯源,将力量投射到敌人还没有成长起来的时间点,提前将对方抹杀。
面对这样的力量,要么是踏入白墨设想中一证永证,过去现在都始终如一强大的大罗境界硬抗。
要么,就得使用一些特别的技巧。
大罗境界白墨现在还没有头绪,依然只停留在设想层面。
但对付这等溯源打击,白墨针对性地利用平行世界的气运之力,将个人的重生几近变成所有人的重生,并借助这股重生之风带来气运,制作出了名为时之虫的特殊印记。
时之虫的印记功能说起来非常简单,就是能让拥有者带着记忆到平行世界重生一次。
只要能在被杀死前完成时之虫印记,那这一世白墨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即便最终不敌来自未来的力量死去,也可以再重生一次,带着记忆回到过去,寻找新的应对方法。
……
名为“三生石”的网站,很快便顺着各种聊天记录跟社交媒体流传开来。
尽管绝大多数人都只是抱着看乐子的心态进行访问,但这丝毫不影响它的病毒式传播。
因为它蹭上了灵潮爆发的热点。
全球各地越来越多有关超能力的消息,已然将这个话题,变成了几乎所有国家的头号热搜。
……
如果。
有一天。
你有幸知晓未来。
发现邻居家的小孩,以后将会飞黄腾达。
而你,则会在平凡中渡过一生。
那,你会怎么选择?
这便是李重楼现在要面对的问题。
他已经三十四岁了,半步三十五岁大圆满。
作为公司里并不重要的一颗螺丝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优化,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多少年轻时奋斗的雄心,闲着无事便上网瞎逛,于是发现了“三生石”。
他信了里面有关自己的预言。
因为预言里竟然提到了自己最后会死于肝癌!!
正好就在前两个月的年度体检报告里,李重楼查出来,自己肝脏附近有一颗小小的良性肿瘤。
按照医生的说法,后续大概有百分之五的可能,它会变成恶性肿瘤,由他自己决定是否现在开刀处理。
原本他是不打算动手术的,一来花费不小,二来可能得耽误工作。
本来就已经临近三十五大限了,再请长病假推波助澜一下,自己可能就真被公司“输送”到社会,成为社会人材了。
结果预言里,自己的死因,居然真的就是它?!!!
这个细致得离奇的预言,让李重楼破防了。
他开始在三生石中查找自己,以及身边人有关的一切。
直到他翻到了云劫。
虽说是住同一层楼的邻居,但李重楼对这个邻居的了解,仅限于知晓对方的姓名,大家萍水相逢,更别说两家都是租的房子,只是个租户。
此时的他,心中百感交集。
有羡慕妒忌。
三生石里写的李重楼并没有什么修炼资质,只是个超凡时代的普通人,连布景板都不算的路人存在。
他于四十多岁时才耗尽半生积蓄,购下一颗璇玑果,打算逆天改命。
可惜根本无力负担后续修炼的高昂费用,只有一身戏法级别的能力,甚至连一阶都够不上,放在几年后的那个时代,跟普通人也没什么两样。
而且由于购买璇玑果耗尽了积蓄,导致体内良性肿瘤突然恶化癌变时没钱治疗,最后匆匆离世……
大家都是租个房的外来户,凭啥你能一飞冲天,我依然要在社会底层厮混。
当然也有一丝兴奋。
对方的机缘是天赋,不是什么外挂,自己确实夺不了,但是好好舔,当小弟,也未尝不是一条终南捷径?
可是在李重楼三十多年的平凡人生中,着实是没有什么讨好别人的经验。
他只是一个普通上班族,单身,不抽烟,酒也是浅尝即止,对饭局酒局这种社交一向没什么兴趣,保持着正常的作息,每天会睡满8小时,从不熬夜。
让这种人去讨好一个年龄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小年轻,完全超纲。
可即便如此,李重楼还是不愿意放弃如此机会。
一生可能就这一回了。
要是知道邻居几年后会突然成为国家领导人,换谁都很难不动心,不去拉一波关系。
“可惜我不是女的,这云劫也不像男同……”
李重楼用他并不丰富的人际交往知识想了一通,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路子。
这时候他眼睛无意间扫视了一圈家里,突然发现了一个盒子。
那是最新款的高性能显卡,他买回来原本是为了自己打游戏的,李重楼没啥别的爱好,就是喜欢玩玩游戏。
“男生应该都会喜欢这个吧?”
有那么一瞬间,李重楼庆幸,云劫是个男生。
如果云劫是女的,他就真的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拉关系了。
于是他也没想太多,拿起还没有拆的青黑色大包装盒,径直走出了家门。
……
“叮咚!”李重楼按响了这个陌生邻居家的门铃。
“什么事?”云劫透过猫眼,认出了是邻居李重楼。
自己跟对方一向没什么往来,而且他正忙着收拾东西跑路,所以语气中带着几分不耐烦。
“你……你好。”李重楼艰难地挤出了一个问候,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忘了一件事,该用什么借口,将礼物送出去?!
“有事就说,有屁就放。”云劫看他这样扭扭捏捏,变得更加不耐烦了,自己还要争分夺秒去迎接新世界呢!
“我……我不小心多买了一个显卡,送给你玩游戏。”李重楼连珠炮一般飞快地说完整句话,然后将显卡放在门口就跑了。
他整个人的脑子一片空白,心跳疯狂加速,活脱脱就像刚鼓起所有勇气表白完的少年少女。
“啊?”
李重楼的这一番操作,把云劫给整不会了。本章完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