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5章 那是我的战利品(1 / 1)

加入书签




莫阳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早晚会暴露,特别是对于太虚山这种地方,若是有强者出手推演,想要寻到他的行踪并不难。
不过太古种族那些强者似乎是不屑,亦或是有其他缘由,至今为止,都不曾现身,也没有走出过那片迷雾。
化字卷身为上古六字卷秘术,自然神妙非凡,不过无论是改变容貌亦或是改变自身修为气息的都只能糊弄一些与莫阳境界相差不大的修者,入道境强者或许看不透,但对于那些真正的强者来说,莫阳是藏不住的。
莫阳之所以能将身份隐藏到现在,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二狗子曾经传出他陨落的消息。
他陨落的消息一度在玄天大陆上传得沸沸扬扬,所以才导致很多修者没有去联想到他,再加上最近很多神秘天骄现身吸引了众多修者的目光,否则身份恐怕早已被识破了。
流香殿中,小子龙对着那些采摘回来的药材忙得不亦乐乎,拽着洛流香和他将那些药材归类。
莫阳则进入了星皇塔中,将之前从隐神殿白衣女子手中得来那件法宝取出来仔细打量。
如今法宝没有被催动,已经缩小成巴掌大小,材质很特殊,入手通体冰凉,注入真气后,通体会有一缕缕紫色的光华流转而出,能看到一缕缕道痕在浮动。
回想当初他被困的感受,莫阳不由一声轻叹,自语道:“这隐神殿和瑶池圣地一样,乃是无数年前的大势力,隐世至今,实力真是不容小觑啊……”
曾经在瑶池圣地中,他听到过这个宗门,虽然远不如瑶池古圣地那么强大,但沉寂至今,放在如今的玄天大陆上,必定也是一个极强的大势力了。
距今为止,他已经见过三个来自隐神殿的天骄,当初看到陆修和白凡大战,他就有些不平静,陆修的修为确实很强,后来在蛮荒古地中遇到那两位女子,他心中更是惊讶。
默默打量着手中的法宝,默默思索,当初那白衣女子戾气很重,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最后法宝被他夺走,那白衣女子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或者说隐神殿不会就此作罢。
因为当初从那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的对话中,他也听出了一些端倪,那两位女子在蛮荒古地中对他动手,似乎是隐神殿长老的意思。
“隐神殿,希望你们适可而止,别太过分!”莫阳轻声自语。
随后他将法宝收了起来,打算等之后重新祭炼一番,这法宝上有烙印,必须将上面的烙印化去才行,否则一旦他动用,他的行踪便会暴露。
莫阳倒不是害怕隐神殿,只是如今他身在天衍神朝中,自然要小心一些,他可不想将麻烦引到天衍神朝来。
思索一番,他在天道神树下盘坐下来,开始调息。
这天晚间,莫阳施展化字卷改变容貌后,独自离开了天衍神朝,他来到天衍城一座酒楼中。
从荒域带回来的神仙醉已经所剩无几,他如今也有些舍不得轻易去喝了,毕竟那玩意喝一坛就少一坛。
除此之外,他在回想神朝老祖说的那些事情,此次也是想打听一些修炼界中的消息。
只是在酒楼中独坐了一个时辰,他也没有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那些酒客口中谈论最多的就是落阳城中发生的事情,都在议论太古种族。
对于剑山的事情,也偶尔有人提起,都在猜测剑圣等人的去处。
莫阳感觉有些无趣,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随后起身打算离开包间。
不过就在他刚要起身的瞬间,他身躯便又顿住,目光默默盯着前方桌上的酒杯,沉声开口道:“隐神殿的前辈,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对方气息极其隐晦,而且莫阳敢肯定,这一定不是年轻一辈的天骄,因为给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对方修为已经登临入道境,而且在入道境中已经走得很远了。
包间中只有莫阳一人,并无任何回应。
莫阳冷笑一声,站起身来,直接便要转身离开,就在此时,包间的窗户如同吹进了一缕寒风,随即一道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包间中。
莫阳抬眼默默看着桌子对面的中年男子,几息后,他挑了挑眉,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开口道:“不知前辈来此作甚?”
那中年男子脸色显得有些阴沉,目光冷冷的盯着莫阳,听到莫阳这句话,他口中发出一声冷哼。
“如今太古种族横行大陆,我不想和人族大势力动手,希望前辈别逼我!”莫阳接着开口说出这么一句话。
“小辈,你未免太高估自己了,若是我今夜就要杀你呢?”中年男子脸色阴冷,话语中居然透发出一缕杀机。
莫阳耸了耸肩,嘴角那缕冷笑还在,他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模样,淡淡开口道:“前辈大可试试看!”
“哼,你当真以为你在落阳城斩了两个入道境初期的太古种族强者,你就真的无敌了吗?那不过是太虚山的两个老奴而已!”中年男子眼中的冷意越发浓烈,回应道。
莫阳嘴角的笑意敛去,开口道:“我做事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是你们隐神殿陆修拦我在先,我留他一命,我觉得你们隐神殿已经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了,但想不到之后又有两个黄毛丫头来拦我,我也没杀她们,前辈如今居然还对我动杀机,莫非隐神殿就是这么一个忘恩负义的宗门吗?”
中年男子眯眼看着莫阳,并未急着回应,几息过后,他眼中的杀机敛去,朝莫阳伸出一只手,开口道:“将我隐神殿宝物还来!”
虽然他眼中的杀机散去,但面色依旧阴冷,此时开口,如同在命令莫阳一样。
莫阳听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开口道:“前辈觉得可能吗?那是我的战利品,是我的东西,何来还字一说?”
莫阳这话一处,整个包间中的气温像是瞬间骤降一样,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中年男子没有开口,伸出的手缓缓收了回去,但眼中的杀机再度迸发而出。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