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一家人(1 / 1)

加入书签

孟思南接到陌生电话的时候正在外面小店吃饭。

一张四人桌,坐了三个人,除了孟思南,另外两人应该是附近写字楼上班的员工,两人一边吃饭,一边抱怨着工作上的事情,加上店里其他客人的谈话声,吵吵嚷嚷的。

孟思南先入座,选在了角落的座位,默默吸溜面条。那两人坐下后,他便听着他们两人的聊天,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并没有听进去具体的内容。

直到他手机响起,那两人的聊天声盖过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孟思南才微微蹙眉。看着吃得差不多的面,他对着手机说了句“等一下”,起身准备到外面去接电话。

小店本就拥挤,桌椅摆放得很近。

孟思南冲着同桌的两人不好意思地说了“借过”。

旁边的人住了嘴,拖动椅子。

两人谈话间隙的空挡,孟思南听到了手机那头的说话声:“……你爸爸在这边……”

孟思南的脚步顿住。

让位的人奇怪地看看孟思南,“你走不走啊?”

孟思南回过神,急忙往外走。

他的脚绊到了椅子腿,一个踉跄。

对方也不是什么身形魁梧的大汉,被孟思南这么一带,拖动了一下椅子,身体也是一晃。

“你干吗呢!”男人怒了,没好气地吼了一声。

“不好意思。”孟思南低着头说道。

男人的同事做了和事佬,“地方小,没办法。”

孟思南快步往外走。

男人还在后面骂骂咧咧,将工作上的不愉快迁怒到了孟思南身上。

孟思南已经听不进去了。

“……你认识彭东和郁小琴夫妇吗?就是你们的邻居。你爸爸跟他们动了手,邻居报了警。现在人都在这边派出所。你爸爸非要叫你过来,再谈调解的事情……唉……他是不是……算了,我发个地址给你,你过来一下吧。来了再说。”电话那头的民警欲言又止。

孟思南的心已经沉了下去。

他走在平坦的人行道上,却又是身体踉跄,差点儿跌倒。

稳住身体后,他有些疲软地扶住旁边的行道树,有气无力地说道:“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孟思南发现自己的手正在颤抖。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却惯性地行动着。

收到了民警发来的地址,他叫了车。

“安全带。”司机提醒。

孟思南木然地系好安全带。

司机瞥了他好几眼,默默开车。

车子很快就到了派出所。

孟思南下车的时候忘了解开安全带,踏出车的时候又是腿一软,差点儿跪在地上。

司机在后面惊呼一声,关心了一句:“没事吧?”

孟思南没有回应,只是拖着双脚,走进了派出所。

他有些茫然地站在大厅中,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要办什么事?”门口的女警问道。

孟思南顿了顿,才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哦。孟天的家属。”年轻的女警打量了孟思南几眼,眼神里带着同情,“跟我来吧。”

她带着孟思南进了派出所内部的走廊,才开口道:“你和你爸爸没联系过吗?”

孟思南点头。

“我们听他的意思,还有你们邻居说的话,他这些天才回来,好像一直在找你,找不到你才故意闹事。”

孟思南握紧了拳头。

“你们父子两个有什么事情可以好好说。需要的话,我们也可以居中调解。你也不用怕。”

几句话的功夫,女警已经带着孟思南到了调解室。

调解室内,一张长桌,一头坐着身着制服的警察,另一边坐着的邋遢男人,是孟思南熟悉又陌生的……父亲,还有……

听到动静,率先看过来的是警察,打了声招呼。听声音,正是电话联系孟思南的那一位民警。

孟天漫不经心地望过来,抖着的脚在看到孟思南后两三秒才停下。他两眼冒光,一下子站起来,想要抓住孟思南。

孟思南倒退数步,惊恐地望着孟天。

孟天不以为然,大声说道:“哎呀!我的好儿子!这么多年没见了,你长那么大了!不错、不错!长得真俊,跟我年轻时候一模一样啊!”

孟思南的身体哆嗦,眼珠子在眼眶里震动。

孟天脸上多了不少皱纹,皮肤发黑,发际线也退后了不少。

他老了。

那双眼睛也浑浊了。

可他的眼神还是那样。

孟思南感觉被孟天的那双眼睛拉回到了童年,拉回到了过去的噩梦中。

尤其是在……

“警察同志,谢谢你们!找到我儿子就好了!你们放心!彭东那儿我回去就好好道歉!我让我儿子买点水果啥的,肯定上门认错,保证态度良好!”孟天哈哈笑着,和警察自来熟的模样。

女警皱眉。

那名民警也板着脸,“你不要嬉皮笑脸的。彭东夫妇那边不接受调解。我们现在也不能放你离开。”

“他们先动手打我的,我都愿意道歉了,怎么还不能放我走?要关,也该关着他们!抓他们坐牢!我还不乐意原谅他们呢!”孟天立刻变了脸,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翘起了二郎腿。

“邻居都能作证,你上门闹事在先,彭东也没打到你。”民警一板一眼地说道。

孟天又跳了起来,“什么我‘闹事在先’!我是去关心他们!我们老邻居了!他家那个小鬼跟我儿子关系好――”

孟思南双手捏紧了拳头。

“――我知道那小鬼死了,不得上门拜一拜啊!我是好心啊!我还特地跟他们建议呢!你问问我们那儿的老邻居!对了,以前这边派出所的老徐呢?老徐知道的!那个词叫什么来着……我儿子可是天生神异!他通阴阳!以前我经常带着他去人家家里帮忙的!那小鬼是他好兄弟,我们肯定得帮忙啊!不收钱!免费!我跟你说,我家儿子以前帮人家忙,最起码这个数!”孟天伸手,比划了一个数字。

民警眉头紧锁,“你以前搞诈骗、斗殴、寻衅滋事……现在还要拉你儿子下水?你和你儿子那么多年没见了,好不容易回来,就为了做这事情?!”

孟天嘿嘿一笑,“警察同志,你没见过,不信,我不怪你。我儿子那可是真本事……”他斜睨着孟天,眉眼飞扬,露出了贪婪的神情。

民警见他无可救药,也懒得再说,转头对孟天道:“彭东夫妇在隔壁。我先带你去见见他们。看接下来怎么处理。”

“什么‘怎么处理’!我又没犯法,你们还要关着我?!”孟天大叫起来。

民警呵斥了一声,严厉警告,他便蔫头巴脑地坐下。

女警率先走出调解室。

孟思南被民警拉了一下,才离开了那房间。

房门关上,隔绝了声音。

“我查了你爸爸的那些档案。那些邻居也都说了。他就是个混混。你……唉……他回来可能是在外面混着没钱了,又想到你了。他在打听你们家那套房子的事情……对这种人,你也不用心软。就是他这种牛皮糖,也是麻烦。”民警很是同情孟思南。





他不是孟天口中的“老徐”。他在这片区当值也不过五年,上一任管理这片区的民警也不是“老徐”,他对这边的一些陈年旧事了解不多。不过,今天听邻居们七嘴八舌的议论,调了孟天的档案,他脑海中对孟思南的家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印象。

孟思南反倒是认识孟天提到的“老徐”。

孟思南母亲去世的时候,派出所来的警察就是徐叔,只不过那会儿,彭云已经篡改了所有人的记忆。

在此之前,徐叔就对他们母子多有照顾,却也对孟天这种滚刀肉束手无策。

后来徐叔退休,继任的孔姓警察他也有印象。

“小孔”是徐叔的徒弟,以往徐叔处理孟天的那些糟心事,就有带着小孔一起上门。母亲去世的时候,小孔也跟着徐叔一起出警,还参加了他母亲的丧事。

小孔不走运,在处理一起夫妻吵架、闹自杀的警情的时候,没有拉住那个跳楼的妻子,被对方拽下了楼。楼层不高,两人侥幸活了下来,却也都是重伤。小孔就病退了。

小孔住院的时候,孟思南随着居委会的人一起去探望过他,还在那里见到了退休了的徐叔。徐叔不忘关心他的情况,知道他父亲没有回来找他麻烦,居委会的人和彭云一家照顾着他,也是放心了不少。

眼前的民警,孟思南是第一次见。对方什么都不知道……

孟思南想到过去的种种,那些真真假假的记忆,不禁恍惚。

女警和民警带着孟思南去了隔壁的另一间调解室。

彭东和郁小琴夫妇坐在里面。

两人齐齐抬头,看向进门的警察,也看到了孟思南,表情变得僵硬。

孟思南羞愧地低下头,又想到了彭云,鼓起勇气,重新抬头。

孟天这个当事人显然不适合参与这场调解。

彭东和郁小琴面对孟思南,保持着沉默。

调解室里,只有民警宣读一些法治科普的内容。这些东西,孟思南来之前,民警就对彭东和郁小琴介绍过了。

彭东终于整理好了思路,说道:“……警察同志,我懂你们的意思。小孟在这里,当着小孟的面,我也这么说。那个孟天就是个无赖。他当年跑路了,丢下刚去世的老婆,还有小孟一个小孩……小孟妈妈那事情,她到底怎么死的,街坊邻居都有想法。那会儿你们派出所来的警察,老徐和小孔,你问问他们,他们也都知道。”

孟思南再次低下了头。

郁小琴拉了拉彭东。

彭东越说越气,拂开了郁小琴的手,“而且那混蛋以前就这样!你去打听打听!以前他就经常闹事!一开始大家看着是街坊邻居,看着小孟妈妈和小孟可怜,都算了,有时候不报警,有时候报警了,老徐来管管,也就算了。他收手了吗?他那种人,就是应该被抓去坐牢!关在牢里面才消停!”

民警劝道:“彭先生,我知道,我也调了他的档案看了。但你们这边也动了手……”

“我打他,是他嘴贱!他活该!”彭东拍案而起,眼睛通红,“我儿子去世……他说什么让孟思南来听听遗言,看要不要给我儿子找个冥婚对象,不要在下面还当光棍……你听听他说的那种话!”

郁小琴听到这话,掩面哭泣。

孟思南大脑一片空白,神情渐渐变得麻木。

民警早就听邻居和彭东夫妇说过这些,这会儿也只能叹气。

“我理解你们。孟天说话是很过分。但你的确是动了手。你们要追究他,那他肯定也会追究你们。”

“追究就追究!”

“他一个老混混,看守所进进出出的,坐牢这种事情,他根本无所谓。你们有家有业,和他那种人不一样。”民警苦口婆心。

彭东却是听不进这些话,还处在怒火中。

民警无奈,给孟思南使眼色。

孟思南呆呆坐在那里,看着愤怒的彭东、哭泣的郁小琴,好像回到了他噩梦般的童年。

尤其是一墙之隔,就是父亲和……

小时候就是这样。

父亲带着他去那些办丧事的人家,让他去看、去听,转述那些鬼魂的行为。有时候,他没看到鬼魂;有时候他看到了,仍要按照父亲训练他的那样,说出既定的台词。这时候,那些家属就会开始争吵,有人怒骂,有人痛哭。父亲就在旁边插嘴,有时候会被人打,有时候也会打别人。

他在那里格格不入,却也免不了被人抓着质问、逼问,乃至于将他当成罪魁祸首,对他一个小孩抡起拳头。

父亲不会保护他,只会在旁边跳脚,怕自己被打坏了,没了他这个好用的工具,又怕自己去救也会被打。

也有几次,父亲带着他偷偷去那些人家里。现场只有一两个人。那些人眼神古怪,盯着他,追问他死者都说了什么、留下了什么,还要问藏钱的地点、银行卡的密码。他说不知道,父亲就会打他,焦急地推搡他,让他去找那些鬼魂询问。

那些鬼魂……

“……就你们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们很难定是寻衅滋事。最多就是批评教育。今天已经很晚了。你们也先回去吧。”民警做了最后的处理。

彭东不服气,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孟思南起身,对彭东和郁小琴鞠躬,道歉的话却是哽在喉头,说不出来。

彭东没说什么,郁小琴靠着彭东,没看孟思南一眼,从他身边走过。

民警拍拍孟思南的肩膀,带孟思南去了隔壁的调解室,跟孟天说了一样的话,又警告了孟天半天。

孟天笑嘻嘻的,好像早就预料到了这结果,跟民警热情地道谢,又招呼孟思南。

父子两人离开派出所的时候,外头已经没什么人了,彭东和郁小琴也早已离开。

“我给你订酒店,你这些天就住在酒店吧。”孟思南终于是对父亲开了口。

孟天诧异,“浪费这钱干什么啊!我们回家啊!好多年没回家了,我都想家了!那些个老头老太说你搬出去了?干嘛搬出去啊?你赚大钱了?还给我订酒店?”他笑着,试探着问道,打量着孟思南的穿着。

孟思南抬眼望向孟天,视线又微微偏移。

孟天的笑容僵住了。

“走吧,我叫车去酒店。”孟思南说道。

父子两个再没有说话,一路到了酒店门口,孟思南给孟天办理了入住手续。

孟天这时候才开口,张嘴就要总统套房。

孟思南也没反对。他自己没有住在这儿的打算。

孟天问道:“你给我个手机号码。我找你方便,不用再闹到派出所。”

孟思南动作一顿,报了号码。

他说完就要离开。

孟天叫住了他。

这老混混的脸上难得露出了几分凝重,“你看到了什么?”

孟思南微微回头。

孟天穿着和酒店大堂不相称的衣服,站没站相,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他的身边,一个同样落魄的女人贴着他,嘴唇蠕动着,好像在同他耳语。

女人蓬头垢面,凌乱的长发遮住了面容,但孟思南还是一眼认出了对方。

那是他的母亲,黄雯佩。

孟思南没有回答,收回视线,离开了酒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